工业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业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用保障金为农民工工资保险【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8 15:05:32 阅读: 来源:工业炉厂家

这两天,记者一直置身在农民工当中,采访的话题就是关于建立农民工工资保障金制度。对这个政府着手实施的新举措,大多数农民工还不知晓,而他们的第一反应几乎都是且惊且喜,甚至朴实的笑容都很雷同。也许正是太多相同的经历让他们有了这样相同的感受。他们的笑容发自心底,因为他们深知政府这样做的苦心和善意。

为农民工的血汗钱加“保险”

今年沈阳市将在全市范围内建立农民工工资保障金制度,劳动部门称此举是为农民工的血汗钱上把“保险锁”。

据沈阳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有关人士介绍,设立农民工工资保障金制度,就是在施工之前,由开发商或施工单位按照施工计划,将部分工程款作为保障金交纳到相关部门。开发商或施工单位如果有意拖欠农民工工资,政府部门就会动用工资保障金支付农民工工资,以保障农民工的合法权益。

按劳动部门的保守估计,沈阳市目前的农民工人数已突破40万,而且呈现出到城市打工的农民越来越多的趋势。劳动部门的调查表明,建筑施工、加工制造、餐饮服务等劳动密集型行业,农民工最为集中。究其原因,这类行业的就业对于劳动者的素质要求总体来说比较低,没有什么特别的专业知识和专业技能要求,很适合刚刚从土地上转移出来的农民就业。

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民工潮”涌入城市。而今,农民工等流动人口已逐渐成为城市生活中的一分子,虽然他们在城市中并不居于核心地位,但却同样是与城市建设和发展水乳交融的劳动者和贡献者。然而,这些年农民工工资被拖欠特别是建筑企业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十分突出,已影响到社会的和谐与稳定。

沈阳干建筑活的农民工平均月工资约600多元,一年净收入5000元左右,可能够顺顺当当地拿到这笔养家糊口的血汗钱在很多时候竟成了农民工的奢望。沈阳鲁园劳动力市场向记者提供了两组数字,一是去年4月他们成立了全国首个以农民工为主体的工会组织,到前日已为农民工讨要拖欠工资57起累计23.4万元,二是和平区法院在这里设立的巡回法庭10个月为农民工追讨欠款110万元。而这两天,记者留意媒体,但见农民工遭遇不平事的报道仍接二连三,诸如一位叫景贵方的农民工参加沈阳的“平改坡”工程建设,结果干完活工资却被某房产公司拖欠一年多,此间他跑了12趟也没解决;还有,灯塔市一砖厂以高工资等谎言从各地骗来20多名农民工,然后将他们拘禁起来干活,稍有不从,即遭打骂,等等。这些又不得不让人进一步去想,在这个市场还有在这个市场之外更大的范围内,又有多少农民工的工资被拖欠着?

拖欠工资成了农民工遭遇的通病

上午9时许,沈阳鲁园劳动力市场就已被务工的人海淹没。“厨师”、“水案”、“力工”、“水电焊”、“零活”,务工者戴着不同的胸卡密密匝匝。一位戴着“水电焊”胸卡的中年妇女告诉记者,这个市场每天早上7时30分就开放了,而这会儿是务工者一天里揽活的最好时光,所以人来得最多,能有两三千人。

这位名叫杨海华的中年妇女来自绥中县农村,5年前随丈夫来沈阳打工。当记者提到关于建立农民工工资保障金制度时,杨海华现出一脸的惊喜。杨海华称之所以不敢冒失地去建筑工地找活,就是因为一次又一次被骗给搞怕了。去年11月,她从沈阳一个建筑工地随包工头去青岛干活,同去的还有20个农民工。活急、量大,大伙披星戴月地干了两个月,活一完,包工头拿到钱就跑了。大伙一共被拖欠3万多元的工钱,困在那里,没吃没喝,想回家却没路费。一直拖到过春节,开发单位给每人发了100元的路费,憋气上火的杨海华一到家就大病一场。

杨海华说,几乎所有搞建筑的农民工都是通过包工头找活干,包工头手里掌握着大伙的全部工资,平时农民工除了得到吃喝一些零用钱外,只有到了工程结束时才能从包工头那里领到全部工资。沈阳的建筑工地常常是一过11月15日就停了,随之有些见利忘义的包工头揣上农民工的工资销声匿迹,农民工困在那儿讨工资,甚至连到哪里去告状都不知道,一番折腾后往往仍拿不到分文的血汗钱。

今年正月十五一过,杨海华就跟丈夫又来到沈阳打工,可此时活不好找,几天前干水电焊的丈夫只好先找份零活做,而她则依旧每天守在这里等活,倒是碰到过两个用工者,可一谈她便觉得不可靠,没有去。唠起打工苦,杨海华说在工地上住的都不如老家的牲口棚,可儿子今年就要高考了,家里太需要钱,这些天她每天就吃一顿饭,可再苦再累她也不怕。

得知是记者采访,不少农民工围拢来,宣泄着各自的悲愤情绪。一个叫于权的男子从上衣兜里掏出个塑料夹,又从夹子里取出一张已经折叠得有些破损的欠条,他讲这是去年在一个建筑工地干了一个多月的力工,包工头只给留了个欠850元的字据人就没了。于权说现在他在市场上等活儿,也在找那个包工头,可他心里也没底,因为连欠条上包工头的署名是真是假他都弄不准。农民工们七嘴八舌地讲出一件件被欺骗、被拖欠工钱的事……

让农民工感受春天的温暖

尽管农民工的心中有这样那样的伤痛,但现在就像随着春天的到来一样,他们也越来越多地感受到城市的温暖。因为,农民工的子女入学问题,农民工的就医问题,农民工的待遇和保险问题,农民工的受歧视问题,还有很多关于农民工的问题都一一纳入政府的视野,有的已经解决,有的正在解决,有的将着手解决。

来自湖北农村的柯其立两天前被人招去干力工,事先讲好工钱一天一结算,可干了两天分文未得雇主却无故将他辞退。他回到鲁园劳动力市场找农民工工会帮自己讨公道。他理直气壮地说,这要是在过去也就忍了,可现在有人替他维权那还怕啥?

在沈阳打工多年的柯其立经历过很多事,而关于外来务工人员暂住证给他留下的记忆最刻骨铭心。前些年,他曾因没办暂住证而遭遣返;几年后,他又得知沈阳在全国率先取消暂住证以及相应的收费,这个“转弯”让他找到了一种平衡,他的身份是农民工,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市民。他说,其实,温暖人心的事不时就在身边发生,譬如鲁园劳动力市场今年不收门票了,尽管只有一元钱,却是对农民工实实在在的关爱。

沈阳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有关人士告诉记者,从去年11月至今年1月底,全市清理拖欠农民工工资722万元。今年,将以规范建筑业农民工工资支付行为为重点,进一步加大进城务工人员工资清欠工作力度,督促用人单位依法经营。全市各级劳动监察部门计划全年将检查8000余家用人单位,并承诺劳动争议立案结案率超过95%,拖欠农民工工资投诉案件受理率达到100%。而建立农民工工资保障金制度,就是力求从源头上切实解决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在发工资这一环节上首先为农民工解除后顾之忧。

郑州智能共享洗车机使用寿命新密瓣鳞花属

激流勇进陕汽重卡德龙风暴强势来袭杀鼠剂杀鼠剂

科尼参加2017越南港口协会年会操作机操作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