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业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浙江女副县长被绑内情劫持者曾多次上访无果图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6:57:27 阅读: 来源:工业炉厂家

浙江女副县长被绑内情:劫持者曾多次上访无果(图)

资料图:被劫持女副县长李一波,主要负责云和县政府常务工作,协助负责审计、监察工作。

除了中枪昏迷的张小伟,谁也不知道他为何要劫持一个瘦弱的女副县长,可能他走到县政府集体宿舍的时候,就是随便想找一个人

2012年5月22日上午八点多,安宁笼罩在浙江丽水市云和县政府大院内,这是一个开放的大院,晨起锻炼的老人和上班公务人员擦肩而过。

在县政府大院最后的集体宿舍内,凤凰山街道河坑村村民张小伟持刀走上五楼,云和县女副县长李一波正准备从宿舍出门,他们不期而遇,李一波被堵在门内。

经过九个多小时的谈判和僵持,张小伟提出见新闻记者,并要求拆除他家旁边的公厕,警方一一满足他的要求,但是人质并未被释放,直至下午五点多,警方开枪将张小伟击伤,成功解救出被劫持的李一波。

张小伟是谁?这起“公厕引发的劫持”案,到底有什么内情?

张小伟其人

河坑村距离云和县政府二十来分钟的车程,一条沿溪的公路穿村而过,张小伟的家就在小村公路的旁边,这是一个相对简单的山村,村民除了出去打工外,几乎都靠种植香菇为生。

围观的村民告诉《了望东方周刊》,张小伟是河坑村四组村民,张小伟的父亲张帮成是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兵,现在已经过世。今年42岁的张小伟和母亲一起住,至今未婚,家中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张家的房子原先是生产队里的仓库,在分田到户后,张小伟的父亲将仓库买下来安家。

在村民眼中,年轻时候的张小伟活泼好动,在初中读了一年书后,就学做木匠。他曾在家里挂着一个大沙包,对沙包进行拳打脚踢,经过几年的锻炼后,个子只有一米六十多的张小伟身材强健、手臂粗壮。

张小伟的哥哥张启委告诉本刊记者,张小伟二十岁的时候,一件事改变了他的一生。

张启委回忆,当时河坑村里要修一条通往山里的公路,在修路过程中,工程队挖掉了张家的一些油茶,在当年,油茶是张家的主要经济收入,张小伟听到自家油茶被挖掉后,就跑去跟施工队理论,要求赔偿,双方起了争吵后,施工队仗着人多,差点把张小伟给打了,跑回家的小伟气不过,拿着一把老虎钳,把施工队架设的电线给剪断了。

村里的领导大为光火,叫来派出所把小伟抓走,在拘留所里关了半个月。张启伟把弟弟从看守所里接出来,他回忆说,出来后的张小伟一声不吭,后来他告诉哥哥,在看守所里,因为不听人家的话,被打了好几次。

“那是1990年左右,被派出所处理,让他在村民面前抬不起头来。”张启委说。

回到家后,张小伟再也不去学木匠,整天躺在床上发呆。看着弟弟抑郁不开心,张启委跑到木匠师傅家里,请师傅回来劝张小伟回去干活,来回叫过几次后,张小伟就再也没去过。

在张启委眼里,随着年龄的增长,张小伟越来越不听他的话,张启委只是劝弟弟找一个正经的工作,然后结婚成家,也可以让年迈的父母放心。

一座邻家的公厕

2005年的一座公厕再度影响张小伟的命运。

在张家房子附近,原本就有一排露天的粪坑和两个牛栏,在河坑村,张家的黄土坯房显得很扎眼,从位置上看,2005年造的公厕是在张家房子的后门边,位置大概是10多米左右。

当时的河坑村开始新村改造,村委会决定将村口的7个粪坑填掉,改建成公共厕所,在方案提出来的时候,张家兄弟就提出过异议。张启委说,原先的粪坑位置比较低,现在做成公厕后,地方变大,抬头就可以看到了,因此希望村里别造。

从位置上看,公厕对张家的采光也确实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当时的云和镇政府工作人员也曾到现场看,觉得也有一些影响。但是,因为原先就是粪坑,造成公厕后,对环境确实起了改造的作用。张启委说,他告诉脾气暴躁的张小伟,这是村里的公益事业,不要随便去插手。

对于这个公厕的位置,现任河坑村村书记叶好和解释说,当年村里对7户人家的露天粪坑和两间牛栏,进行原拆原建,本来厕所想建里面一点,但是因为整个河坑村有10个自然村,建在村委会附近的位置更能服众。

他还记得,张家兄弟当时曾提出,既然露天粪坑拆掉了,就不要再建造了,但是其他7户提出来,只能建公厕,否则的话,粪坑就不搬掉。“大家都是考虑到这个位置上厕所方便。”叶好和这样介绍。

“公厕造完后,邻近公厕的张家一块宅基地就不能再建房子了,小伟对这件事情意见很大。”张启委说。

据张启委回忆,在建造公厕施工的时候,他们兄弟也很多次去阻止过施工,有几个和承包施工的包工头差点打起来,为此还惊动了派出所。这个包工头算起来和张家还有一点亲戚关系,张家兄弟也就没有继续纠缠下去。

公厕使用后,张启委多次去云和镇政府反映,他告诉本刊记者,因为公厕造完后,使用的人就多起来,却一直没人打扫,夏天臭气熏天,有时候随风飘到张小伟的房间,让他夏天没法开窗睡觉,张小伟为此十分恼火。

张启委说,他曾找到云和镇委书记,反映这个厕所的问题,书记当场打电话给村里领导,“我看镇书记打电话时候,一副对村里很生气的样子,也觉得不很好意思。但是,几次事情后,都没结果”。

刷标语被判侮辱罪

2009年后,张小伟开始上访之路,且一发不可收拾。

在此之前,他曾有过一段努力生活的时光。姐姐张凤娟回忆,弟弟张小伟曾在云和的一个木制玩具厂干活,他有娴熟的木工技术,在车床上,把一块木头卡住后,用旋转的刀片切割成圆形的玩具,经过一年多的劳动后,赚了3万多元钱。

“他很开心,还跑到丽水去学车,考了一本小车驾驶证。”张凤娟说。

但是,一旦回到河坑村的老家,公厕的事情又压在张小伟的心头。

2009年的1月,张小伟将他去世父亲的骨灰从公墓中挖出来,他捧着骨灰盒到县政府上访,以父亲是革命英雄的名义,要求政府解决公厕的问题。

云和县信访局局长李克和对张小伟捧着骨灰盒上访的事情记忆犹新,他说,当时县政府大院都震动,张小伟说话很大声,和保安吵架,不肯让大家把骨灰盒搬走,最后事情不了了之。

2009 年3月25日早晨,河坑村书记叶好和到村卫生所去看感冒,路过张小伟家门口时,看到张小伟坐在家门口,便跟张小伟打招呼,张小伟也笑着回应。叶好和说,他和张家兄弟的关系一直很好,张小伟有时候还和他一起打牌。在叶回来途中,遇到张小伟,张忽然从背后拔出一把柴刀,架在叶好和的脖子上,要叶去拆掉村里的公厕,否则就砍了他。

叶好和说,他知道张小伟脾气很暴躁,不能硬来,就顺着他,笑着躺在地上,让张小伟按住他。张启委听说后,赶到现场,大声斥责弟弟张小伟,村民也报了警,警察赶到现场后,将两人都带到派出所,警方最后对张小伟处罚100元钱。

张启委说,当天上午,母亲彭菊梅让张小伟去地里砍点柴,张小伟很听母亲的话,就背着柴刀去地里干活,在路上想到厕所的事情,碰到村书记,就一时冲动把刀架了上去。他说,在事后,张小伟也很懊悔,他对哥哥说,这事情不是村书记能解决的,要找更大的领导去解决。

2009年5月22日,张小伟将事先写好的两张大字报贴在云和县政府旁边的柱子上。在这份大字报里,他集中反映公厕问题,“希望政府查清处理,给革命伤残军属一个公道”。在贴了大字报后,张小伟被公安局带走拘留10天。

2009年6月初,张小伟再次在云和县老年公园围墙上和云和县信访局附近书写大字标语,辱骂县领导。6月下旬,张小伟上访到丽水市信访局,在信访局东侧的大理石上,书写大字标语。同年7月17日,张小伟再次在丽水市区刷标语时,并被警方拘留。

2010年1月22日,张小伟在遂昌县人民法院,以侮辱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张小伟为此提出上诉,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维持原判决定。

绝望之路

2011年7月17日,张小伟刑满释放。

在刑满释放后,张小伟没有回家,他跑到杭州去找律师,要求申诉。一位杭州的律师帮张小伟写了申诉状,张小伟在申诉状中认为,侮辱罪是属于不告不理的条款,云和县检察院对他提起公诉,作为刑事案件处理是不正确的,希望法院能提起再审,宣判他无罪。

张凤娟回忆说,张小伟曾对她说,这件事情一定要讨回一个公道。张小伟的多次上访,云和镇政府也介入到其中,8月5日,云和镇政府、河坑村村委与张小伟坐在一起,就他的信访问题进行协调处理,经过协商后,三方达成和解意见,第一,帮助解决张小伟母亲彭菊梅的低保问题,第二,村里公厕对张小伟宅基地的采光和通行造成影响,村委会一次性补助给张小伟两万元。

在签订协议后,张小伟保证不以以上问题进行上访。

张启委告诉本刊记者,如果早几年能如此处理,或许张小伟就走不到今天了。公厕的事情虽然解决,但是被判侮辱罪,让张小伟再次回到上访路。

今年清明节前,张小伟跑到杭州,在吴山广场贴标语,被当地派出所发现扣住,张凤娟和街道的人一起到杭州,将张小伟领回来。张凤娟说,在路上张小伟一言不发,有时候重重地叹息,在路上她一直劝弟弟,但她发现张小伟已经听不进去了。

5月22日早晨,当张小伟拿着刀走进县政府大院时,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张启委说,他觉得弟弟已经越走越远了。

据县政府的工作人员介绍,云和县常务副县长李一波与张小伟并不相识,作为一个公考提拔上来的,李一波在云和县政府的口碑甚好,她工作勤勉,办事认真,是个能干的干部。

除了中枪昏迷的张小伟,谁也不知道他为何要劫持一个瘦弱的女副县长,可能他走到县政府集体宿舍的时候,就是随便想找一个人。

劫持李一波后,张小伟让李打电话给包括浙江卫视和丽水电视台在内的一些舆论监督栏目,要求这些记者火速到现场,听他来讲一下自己被判侮辱罪的案子。

早上9点多,丽水电视台的一位记者打电话到云和县,云和县政府方得知:李一波被绑架了。

拆除公厕

信访局长李克和是最早到事发现场的四个人之一,他和另外三名县政府工作人员,在县政府宿舍找到关着铁门的李一波宿舍,在敲门后,他听到李一波的声音。李克和还想开门进去,劝说一下张小伟,但他发现宿舍铁门是往外开的,破门的办法都没有,隔着铁门,听到李一波在说,你们都出去吧。

凤凰山街道党工委书记钟小松在早上9点多接到县委领导的电话,让他火速赶到县政府宿舍楼,钟小松到了现场才知道,

成都托运轿车公司

重庆到兰州货运

重庆到兰州运输

成都物流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