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业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的夜晚是你的白天[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35:30 阅读: 来源:工业炉厂家

我说,你。

于是,你就来了。

你走了,每天清晨我在自己的床上死去。

今天我穿了那件灰色的外衣,没有雨的那件。

那天我一进来,就知道你来了。房间里充满了属于你的阳光的味道,你坐在屋子中央的一把椅子上,转过身的时候发梢上还有雨滴。你把我拉到你面前,那时我瘦瘦的身体装在一件灰色长及脚跟的裙中,散开的头发拂到了你的肩,你从长长的袖中摸出了我的手,手还是冰凉,你说我象是一只从雨季逃脱的精灵,奔逃的时候丢失了精巧的木屐。你把我的手放在你的手心中,我感觉到了你的体温。我偷偷地用指尖触摸了你的脸庞,这一幕重叠了很多遍,象电影里恋人重逢遥相奔向的重复慢镜头。

我们一整天都躲在房间里等着雨停,雨停了之后你要陪我去寄信,可我怎么也想不起来收信的人是谁,后来记起的时候那人竟是你。淅沥的雨少歇了一下,你为我加了件外套牵着我的手下楼,我们步行去邮局,很多张邮票贴满了信封的背面。之后我们去了一间游戏机房,你喜欢玩一个与鬼怪拼杀的游戏,可每次你总是先我而去,因为你总是本能地在保护我,可是你发现了吗,失去你的我只能不战而亡,每当你最后一盏生命之火将要熄灭的时候,我都悲痛欲绝,虽然也想化悲痛为力量在一个陌生的城堡奋勇冲杀象古墓中的劳拉,但抑郁的心情怎么也没能唤起过机体潜在的能量,于是,我一次一次地在你身后不远处倒下。故事中的我们用两枚银币就可以延续生命、看到结局,现实中呢?

从那里出来的时候天又在下雨,你魔术般地拿出一把伞,撑开,如我想象的一般小巧。你揽住我的肩走进雨中,你说有你的臂膀圈住你才能确信我没有被雨淋到。那个下午,那件带有你体温的外套被我珍藏了许久。

晨曦透过窗帘的时候,我在自己的床上死去。

电话铃声响起,那边的你有些遥远。我想见到你,就迫你与我勾指,约定见面的时间,十个手指。我怕你有哪根手指偏巧就不算数。我在电话这端一边伸出手指一边述着:“左手拇指、食指、中指、无名指、小指、右手拇指、食指、中指、无名指……”眼泪便流了下来。“乖,别哭,我在做。”我知道我决堤的泪水灼痛了你的天空,记得曾经有个朋友说过:你的伤痛除了能伤害那个爱你的人以外别的什么也做不了。虽然深明义理,但是泪水依然不以我的意志为转移、汹涌而来打湿了听筒:“不要了,”我收回手指,“最后一根小指,留给你一个反悔的机会……”我切断电话,听筒这端,我又一次悄然死去。

敲门声,开门,是你,和阳光。

深夜归来,院门的警卫都睡去了。你送我上楼,轻手轻脚的,并执意要看着我进门,我不肯,我们便隔着几级楼阶相望,良久,我转身,你便也转身,下楼,我复又回来,偷偷跟在你身后,看你的背影,一阶一阶。在院子的围栏内侧,我停下来,看你走出大门,走在栏杆外面的碎石路上,看到我的身影,奔过来,隔着围栏和蔓藤,我抽出交织缠绵的手指,在唇边吻了吻,透过蔓墙伸向你,你竟象孩子般地仔细触着我的唇在那指上留下的余温。若这个故事能让我来导演,我一定把这一刻延迟到剧终。

这一夜无梦。

醒来时,我在自己的床上死去。

我在等你的电话,思念如约而至,而你,却失约了。因为,是我私定了这个等待。

我独自走在灯红酒绿的大街上,影子一起前行。是否应该留一盏昏暗的油灯,听午夜钟声敲响,一种深蓝色的记忆,流过脑海,当我孤单得想要拥抱随便哪一个人,你是否在我身旁?

我停下来,要给你拨个电话,而我只有一个硬币,不能太久。等待,听到了你的声音。你知道是我,喋喋的关切、问尽了一日的琐事,我说不出话来,其实,我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后来,你沉默了,我说,这是投币电话,等它挂断吧。十几秒钟过去了,你在那端轻声问:“乖,还在吗?”“还在。”你说这是一种煎熬,好象转眼间就会失去我的感觉。嘟——嘟——信号音响起的这一瞬间,我发现有雨水贴着我的脸颊流淌。“你在哪里?等我!”忙音。

我等到了吗?

后来当我听到一首歌声响起:我的夜晚是你的白天,当你醒时我梦里相见,只为了和你再见一面,我会不分昼夜地想念……我才知道,万里之外的他,今晚,又不能赴约。 《我的夜晚是你的白天》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