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业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家人接连去世棺材里飞出黑蝴蝶听大仙指示烧死蝴蝶后发现被坑了[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19:39:26 阅读: 来源:工业炉厂家

我七岁时候,有个太外婆死了,当时还是土葬,记得有好几个年龄跟我差不多的孩子在那里,按当时风俗,我们要钻棺材底,还得伏在下面好一会儿,直到和尚念完一段经才能出来。我和小我两岁的表妹紧紧靠在一起,背上就是深红色的棺材板,奇怪的是,我们并不害怕,却被和尚们念的经逗笑了起来,就在我们笑得开心的时候,我看到了一样东西。

是一只蝴蝶,黑色的蝴蝶,很大,至少有普通蝴蝶的三倍。它似乎从棺材的另一侧钻下来,环绕我们一圈,又在右前方停了一会,最后飞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它在看着我们中的某个人。这事我没有和谁讲,当时年龄小,很快忘记了,直到七年后的一天,我们接到一个噩耗:表妹的妈妈,也就是我舅妈,死了。

据说是从高处摔下来,我没到现场,只是在入殓的时候去了。当时也土葬,我们年龄大了,不用伏棺材底,只在旁边看着。我愣愣地站在棺材一头,棺盖还没合上,舅妈安详地躺在里面,身上盖着薄薄的毛毯,表妹在另一头低声哭泣,和尚也在喃喃地念着经。

可就在那时,我竟然又看到了那只黑蝴蝶,有那么一刻,它离我十分近,我几乎能看到它的眼睛,仿佛在直愣愣地盯着某个人。它在棺材上面盘旋了两圈,飞走了。

我总感觉哪里不对劲,正在这时,几个男人抬着巨大的棺材盖过来了。“砰”的一声,棺材重重地合上,就在那一瞬间,我看到舅妈脖子下面黑色的衣领。

我急忙问一个年长的亲戚,想知道以前太外婆穿的什么衣服。

“你太外婆?她最后几年都穿黑色的啊,老人嘛,耐脏,方便。你问这干嘛?人都死那么多年了。”

我心里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又偷偷拉过表妹,问道:“你妈妈摔下来就送医院了,当时你在旁边吧?”

表妹当时十二岁,不算大,哭了一阵,也渐渐恢复了平静,回答道:“在的,我和爸爸一起过去的。”

“那,你还记得你妈妈当时穿什么衣服吗?”

表妹有些惊奇地看了我一眼,答道:“黑衬衫啊。”

“啊!”我大叫一声。

“怎么了哥?”

我低头考虑了一会,咬住嘴唇说道:“哦,也没什么,你,你要坚强些。”

表妹大概不太明白“坚强”的意义,随便点了点头。

这事情又这么过去了,后来我上了高中,接着又是大学,等我几乎快要忘记它的时候,有一天接到了表妹的一个电话:“哥,有件事情,不知道好不好跟你讲。”

“你说吧,什么事?”我心里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但是,表妹才读大一,能出什么事呢。

“我,我男朋友死了。”

“什么?”我惊异得张大了嘴。

我们很快见了面,在老家,因为她的男朋友也是我们那边的人,尸体火化后带回去了。

表妹要我陪她去男生的葬礼,站在那儿,我有些魂不守舍东张西望着。突然,我又看到了那只蝴蝶,阴沉沉的云下面,它低低地飞来,在人群上空盘旋数周,很快就消失了。

我盯着它,浑身起了一阵疙瘩,急忙问表妹:“你知不知道,他死的时候,穿什么衣服?”

“记不太清楚,但是,他那天是准备去一个公司面试兼职工作,我想,应该是黑色西装吧。对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沉默了几秒钟,最后以一种坚定无比的语气说道:“你还记得,我以前也问过你这个吧?”

她点点头。

“从太外婆,到你妈妈,再到你男朋友,间隔都是七年,日子也一样,都是五月十二号,更重要的是,你,你有没有看到那个东西?”

“你说蝴蝶?”

“啊?原来你也看到了!”

“我都看到了,每次都有,它,它好像看着我,我很害怕,又不敢说。”

“更奇怪的是,每次死的人都穿着黑衣服。”

“是啊,简直,简直就是蝴蝶的化身,我越想越害怕,怎么办?”

“嗯,不过,也可能是我们多想了吧,也许,一切只是巧合罢了。”我自欺欺人地安慰着她。

表妹沉默了一会,突然说道:“其实,我知道一个人,小时候就在她那里问过吉凶,可能很灵的,要不我们去问她。”

表妹把我带到一个窄小的胡同里,又往前曲曲折折地走了一段,敲开了一户人家。

主人是个老太太,在昏暗的灯光下,我看到她穿了一身黑色的衣服,上面有几个深蓝的扣子。

“哎呀,原来是你啊,记得还是很小的时候来过,都多少年了,来,坐,喝茶不。”老太太无比热情。

我坐了下来,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表妹很快把事情的来由讲了一遍。

老太太认真的听完,就闭上眼睛,坐在藤椅上沉思起来,我能清楚地看到她脸上堆起的皱纹。

过了许久,仍不见老太太开口,我低低地说道:“我想,这一定是什么诅咒吧,是针对我表妹的,每过七年,她可能就有什么亲人死去。死的那天,肯定会穿着黑色的衣服。我想,以后大家记着时间,在特定的日子里,嘱咐所有人不要穿黑衣服,并时刻注意安全,这样可以不?”

表妹从旁边推了我一把,可能怪我打断了老太太的思索,我不以为然地笑笑,就在这时,老太太轻松的伸了伸手掌,睁开眼睛,缓缓说道:“小伙子,你很厉害,很厉害,看出来了,不错。”

“啊?真的吗?”

老太太点点头。

“那,我刚才说的法子有用吗?”

“用是有用,可毕竟治不了根,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哪。”

“什么,你说什么躲?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表妹问道。

“都是冤孽啊,唉,你表妹的前好几世是财主家的贵妇人,有一次她因为忌恨一个年轻貌美的丫头,竟活活烧死了她!死的时候,丫头就穿着黑色的衣服。”

“啊,所以,这丫头来报复了?它要陆续夺去表妹的亲人,可这跟蝴蝶有什么关系?”

“那个丫头生前最喜欢蝴蝶,她死了,她养的一些蝴蝶也散了。”

“那七年的时间呢?”

“丫头死的时候,恰好进府七年,她可能对这个很在意吧。”

“我知道了,而且,她死的那一天就是五月十二号?”

老太太点点头,露出一丝笑容。

“那您说,我们怎么才能治她,根,根除了她?”

“这个啊,说起来也很简单,必须要引这蝴蝶出来,然后抓住它,再把它烧死。”

“那,怎么才能引它出来,好像它只有死了人才出来,而它一出来可能就会死人,难道我们要谁去死吗?”

老太太抿了一口茶,对我表妹说道:“呵呵,没那么麻烦。听我的,在一个月圆之夜,随便弄个死的动物,然后,你抱着她,再把它火化,蝴蝶就会出现了。做完这些后,你必须在家为蝴蝶守孝七十二小时,哪也不能去,更不能有什么娱乐活动。”

我将信将疑地看了老太太一眼,表妹却急忙站起身,冲老太太连声道谢,并给了个红包作为酬金。

第二天晚上便是农历十五,我们老早就从市场上买了条小狗回来,并准备了好几张网,把它细细的布置在几棵树之间,一旦收网,便可捕获猎物。

看着黑色的小狗,我有些不忍心下手,倒是表妹痛快,拿了把水果刀往它脖子上一抹,说道:“它不死,就还会有人死,以狗命换人命,值了。”

很快到了夜里,月圆如镜,我们在树中间的空地上搭了个木架子,把狗放在上面烧。

黑色的皮毛很快焦了,发出刺鼻的味道,一缕浓烟升上天空,遮住了月亮,就在这半明半暗的空气中,我看到一朵黑色的影子低低地飞了过来。

就是那只蝴蝶!

我轻呼一声,看着它在树杈间穿行、徘徊着,终于到了合适的位置,我猛地一收网。

硕大的黑蝴蝶被困在里面,无助的扑腾着、挣扎着,我一步步靠近了它,最后右手一探,将它紧紧捏在掌心里。

不需要表妹帮忙,我用另一只手点着火,把打火机凑近蝴蝶,看着它剧烈的抖动、扑闪,终于在一阵焦糊味中死去了。

轻烟散尽,月色如初,我把蝴蝶尸体放入泥土,冲表妹轻松地笑了笑。

当然,我们还记得老太太的嘱咐,要给蝴蝶守孝三天三夜,才能根净一切。

表妹回到房中,立刻换上了乌黑的小礼服,把首饰取下,口红面膜什么的也收了起来,最后连电视也关了,看样子,她真是个虔诚的人。

我们坐在客厅里又聊了一会天,表妹说困了,上个厕所准备睡觉,我看着她走进卫生间,却一直不见出来,再喊两声,仍旧没人应答,我心里一沉,暗叫,“不好!”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民间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