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业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泉州92岁老人时隔70年讲述台湾光复历史见闻

发布时间:2020-11-23 04:21:42 阅读: 来源:工业炉厂家

闽南网9月22日讯(闽南网记者 陈玉玲 文/图) “作为参加台湾日军受降典礼的历史见证人,我清楚记住了日本投降、台湾光复的神圣时刻。”92岁高龄的泉州人阮传发,有幸亲身经历了1945年10月台湾光复的全过程。今日,阮传发现身中国闽台缘博物馆,时隔七十年,再次讲述台湾光复的历史见闻。

他说,台湾光复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乃至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伟大成果。“两岸人民是骨肉血亲、血脉相连的命运共同体,这是任何力量都无法分割的。”

阮传发(左一)来到闽台缘博物馆

时隔七十年

讲述台湾光复历史

尽管七十年过去了,作为台湾日军投降典礼的历史见证者,阮传发说自己对这段历史仍记忆犹新。1924年年底,阮传发在泉州出生,曾就读于泉州培元中学高中部。1944年冬天,阮传发报考中央警官学校台湾警察干部训练班(以下简称“台干班”)。1945年,日本投降后,他跟随千余名台干班的师生到台湾接收警政。

10月24日,台干班师生率先抵达百孔千疮的基隆港。阮传发和同学们得到了基隆同胞的热烈欢迎。阮传发说,台胞一见他们有些拘谨,在听见同学们使用闽南语交流后,都觉很亲切,把他们团团围住,询问祖国和乡亲的情况。一位彭姓老人,握着同学的手,老泪众横,说:“台湾光复了,即使我现在死去,也是死在自己的国土上,死而无憾了。”

离开基隆后,台干班搭乘特备列车抵达台北。阮传发激动地回忆道,列车进站后,车身还没停稳,欢迎的人群就蜂拥到列车的窗口,争着与他们握手,大家都情不自禁流下热泪。

“1945年10月25日,是台湾日军受降受降典礼的日子。我和台干班的庄亨岱、邢翰等人在典礼现场担任警卫工作。”阮传发说,礼堂坐满了各界代表,会场气氛热烈而严肃。当天,在台北市公会堂(现为台北市中正堂)写着“台湾光复”、“中国战区台湾省受降典礼会场”几个醒目的大字,两侧挂着“光复旧河山,建设新台湾”的对联。

中国方面,由台湾省行政长官兼台湾警备总司令上将陈仪担任受降主官。投降者为台湾最后一任台湾总督兼日本第十方面军总司令安藤利吉以及参谋长谏山春树等人。10时鸣炮后,陈仪先做了简短讲话,即以第一号命令交与安藤利吉受领。安藤利吉表示遵守、服从,并在降书上签字,由谏山春树呈给陈仪。

上午11时,陈仪通过广播发表讲话:“从今天起,台湾以及澎湖列岛已正式重归中国,所有一切土地、人民、政事皆已置于中国政府主权之下,这种具有历史意义的事实,本人特报给中国全体同胞以及全世界周知。”

话音刚落,欢声雷动。“台北中大学生上街庆祝游行,台湾城乡到处张灯结彩,好多台胞不远千里从屏东、台东、花莲等地赶到台北,观看盛典,热烈盈眶,用闽南语说,“祖国来了,乡亲来了”。

阮传发在闽台缘博物馆观展

留台工作三年多

曾义务担任国语老师

阮传发说,自己是“跨世纪”的一代,既见证了日本的侵华史,也见证了抗日战争的胜利。当天,中国闽台缘博物馆正在展出《闽台抗战·海峡壮歌——福建省几年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史实展》。阮传发和到场学生们一起观展,边看边讲述抗战史。他说,抗战时,自己的年纪还小,因为战乱,生活艰辛,连学校都搬迁到乡下,令求学更加困难。

考上台干班后,阮传发和同学们开始了艰苦的求学之路。上课没有课桌,他和同学们吃“八宝饭”、“草袋饭”,经常挨饿。求学期间,他每天上午5点起床,简单整理完内务就开始上课。他说,当时不仅要学习台湾历史,了解日本统治时期的台湾情况、民风、社会等情况,也要参加严格的军事训练。

在台湾完成台干班的工作后,阮传发继续留在台湾任职。1945年11月,阮传发被派至彰化市协助接收警政,随后又奉派担任市警察局秘书室科员。1946年5月,由于对语文很感兴趣,他被调至台北市警察训练所,参与台湾人警察留用人员的语文教学工作。1947年2月底,他参加经济警察的训练。“二二八事件”后,他奉调至警务处担任经济警察科科员。当年夏天,阮传发在台北市万华龙山寺语文讲习所义务教授国语近两年。

1949年5月,成家后的阮传发辞掉在台湾的工作,返回泉州。1953年,他考上上海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其后以教书为终身职志,从教五十多年,以医古文、书法教学见长。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红红火火小女王青柳ひなた

夏美酱裸体

白色梦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