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业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央行或再度转向低利率政策因高利率难去杠杆dd

发布时间:2021-01-20 10:02:19 阅读: 来源:工业炉厂家

央行或再度转向低利率政策 因高利率难去杠杆

“明年政策预计将进一步宽松。”对于将要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申万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表示,尽管经济增长目标可能会下调,但稳增长的压力不减,预计经济将会在底线之上运行,并给深化改革创造良好的宏观环境。

分析人士认为,继“一带一路”战略提出、对外经济政策大调整之后,对内经济政策的大战略预计会明确,投资的作用将进一步凸显,赤字规模可能上调,降低融资成本的举措将进一步推出。同时,有望加快金融改革,加快高效金融市场的建设。

托底经济增长 宽松力度料加大

“一般而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议题主要包含三方面内容,一是一年以来经济工作的回顾,二是新的一年调控目标、政策基调的确立,三是重点领域改革的明确。”李慧勇表示,GDP的增长目标可能会下调至7%左右,CPI上涨目标可能在3%左右,M2在12%左右。

李慧勇指出,GDP增长目标下调是为了适应经济增速放缓的趋势,但这并不意味着政策宽松力度会减弱。这主要是因为房地产投资调整滞后于销售。2014年,地产销售完成触底;2015年将会有房地产投资的下行和触底。在调整完成后,房地产将步出口后尘,进入低速增长轨道。

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微博)表示,从三大需求来看,出口依然对经济总体是负贡献,但已经连续三年负增长,明年不会太差,尤其是美国经济2015年比2014年形势还好一点。消费也不是造成经济增速继续回落的主要原因,在居民消费心态和收入结构不变的情形下,消费会稳步回落,不会出现非线性或者断崖式下挫。真正的风险依然来自于投资领域。

滕泰称,2015年三大投资增速可能还会继续保持回落态势,尤其是房地产投资增速可能迎来个位数增长,甚至不排除个别月份单月负增长,这是2015年制约中国经济最大的风险。要把明年的经济搞好,就应当继续降准和降息。

分析人士认为,为了应对经济下行压力,财政、货币政策的进一步宽松不可避免。财政政策方面,赤字规模预计会上调。这一方面是给加码基建投资对冲房地产投资提供支持,另一方面地方政府搞基建投资面临资金的约束,需要中央政府加杠杆。

专家表示,财政、货币政策的稳健基调可能不变,但操作空间应当会增加。例如,2014年财政赤字是13500亿元,由于明年经济总量会增加,如果按照64万亿总量,赤字率(赤字占GDP比重)达到3%计算,这会有19000亿。因此明年赤字规模可能在13500亿-19000亿元之间。

政府民资联动 拓宽投资空间

专家认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可能不仅仅着眼于短期的宏观调控,对未来若干年都会产生影响的对内经济大战略预计有望在此次会议上提出,这将与“一带一路”等对外经济战略一起构成下一阶段发展经济的指导性理念。

分析人士认为,投资的重要性会进一步凸显。国家发改委11月26日透露,重大网络工程、健康养老服务、生态环保、清洁能源、粮食水利、交通、油气及矿产资源保障工程等七个重大工程包已报经国务院批准并下发文件。

一些地方已经提前收到了明年的投资计划。例如,国家发改委已提前向陕西省发改委下达部分2015年财政预算内以工代赈计划。其中安排陕西省总投资1.916亿元,以工代赈资金1.6亿元,地方配套资金0.316亿元,主要用于农村贫困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修建石坎梯田0.2万亩、坝地0.6万亩;新建和改善灌溉面积3.6万亩;新建和改扩建乡村道路660公里等。

分析人士指出,本轮加码投资并不能以政府资金为主导,应同时调动民间投资的积极性,因而会积极推广PPP模式,预计PPP指导意见的发布也日益临近。

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全球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张斌(微博)认为,加码投资的同时,政府支出的结构应进一步优化,应加大对于公共服务、民生基础设施的投入力度。“投资加码未必能扭转经济增速放缓,但可以改善福利,如城市中的地下管道、停车场、城中村等建设有很大空间。”

首创证券研究发展部副总经理王剑辉(微博)则认为,本轮投资加码的不同之处在于,投资的结构会优化。预计铁路、轨道交通、航运、港口建设、环保等领域投资的增速会上升。

深化金融改革 降低融资成本

在加码投资的同时,降低融资成本的重要性进一步凸显。

海通证券(14.68,-0.23,-1.54%)研究所宏观债券首席分析师姜超认为,当前中国开始进入低利率去杠杆阶段。日本经验和13年中国实践均表明,高利率难去杠杆、易产生金融系统性风险,因而央行[微博]只能再度转向低利率政策。

分析人士指出,降低融资成本已经不能片面依赖央行出台更宽松的政策,同时要深化改革,一方面是优化投资结构、挤出无效和低效投资对于资金的需求,另一方面是加快推进金融改革,提升金融体系的效率。

“中国是世界上资金相对充裕的国家,但中小微企业、三农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决。同其他主要经济体系相比,中国已成为单位GDP产出耗费货币最多的国家。这反映出我国的金融体系效率偏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张承惠表示,要深化金融改革,重塑国家在金融领域的角色,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高效有活力的金融体系。当前,大多数金融领域的问题和风险都可以在政府职能定位中找到根源,政府要分清金融行业的促进者、所有者、监管者这三个不同的功能。

张承惠强调,要把注意力放在发展高效金融市场上,特别是资本品市场(股票、债券、金融衍生品、私募股权)。因为没有高效的金融市场,金融配置资源的本质功能就不能实现。政府不要去设计和管理市场,要与市场保持一定的距离。

当前,存款保险制度已经开始征求意见,金改的深化不可避免。张斌认为,存款保险制度的推出为深化金融改革提供了一定的基础,未来应进一步放松对于金融等服务业的管制。李慧勇认为,未来金改的配套政策还有待进一步推出,如金融机构破产条例、牌照管制放松等。

将魂三国OL最新版

狠西游最新版

西游转转乐无限钻石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