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业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从国际货币新格局看人民币国际化

发布时间:2021-01-21 15:02:17 阅读: 来源:工业炉厂家

从国际货币新格局看人民币国际化

欧债危机实际上是欧美利益集团设计好的自己享用的一顿“快餐”。如果中国执意“赴宴”,这顿“快餐”立刻就会变成“泻药”。争取人民币在亚洲的核心货币地位,成为区域内其他货币的“货币锚”,理应是中国亚洲策略的立足点和人民币国际化的起点。  当今世界正在形成两大主流货币,其一是以美元为代表的主流货币,旗下有日元、澳元、加元等重要货币群的支撑;其二是以欧元为代表的新主流货币。眼下,世界货币主导权正因为主导货币自身属性在发生实质性变化而产生激烈争夺。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元借助美国的超级强势地位成为世界主流经济活动的通用计价货币,美元与黄金的挂钩,历史性地宣告世界货币主导权由欧洲“移交”美国。但随着美元战略性的实施“脱金”计划后,美元逐步实现将其内在价值由“含金”,蜕变为“含铜”、“含银”、“含铁”,这促使欧洲萌发“夺回”货币主导权之念。从现在看,两者之争已渐趋明朗。而能源资源将成为世界主要货币重要“标的物”,这是未来世界主要货币主导权争夺的新趋势。  美元捆绑的“标的物”将以石油为主,同时还会将铁矿、能转化成生物能源的战略性资源等列入其中。生物能源也已逐步纳入与石油等传统能源定价趋同的轨道,这是美元捆绑“标的物”的新特点,值得关注。  欧元捆绑的“标的物”将以天然气等能源为主,同时还会将黄金等贵重金属、可再生性能源之类战略性资源列入其中。北非的天然气储量在世界占有重要比重,这是欧元区国家不惜血本“整合”包括利比亚在内的北非、西亚地区的深层次原因。  笔者的看法是,美元在今天已是脱离一般等价物的特殊商品,是美国欲穷尽包括政治军事等一切资源手段并胁迫西方利益集团为其打造的具有“模拟含金功能”的“人造”超级战略资源。美元在“脱缰”之后必然寻求价值回归,这既是欧元行将价值回归倒逼的“功劳”,也是美元自身战略发展所决定的。美元的标的物“预期值”的“再放大”,正是美元在价值回归前疯狂“再生产”的缘由。由此可以预测,在今后美元量化宽松行为“收手”前再推出若干“QEX”,都是“合理”的行为。  欧元的麻烦在于整合权从未真正落在欧洲人手里。看看现今仍未结束的利比亚战争便可明白,从表面上看,美国因国内经济乏力而无力主导其战事而让位于欧洲主导,但究其实质,不难窥测出美国有借助利比亚战事拖垮欧元区经济的用心。说到底,控制权未掌控在欧元区国家自己手中,是导致欧元区经济震荡的主因,德、法以及欧元区各国政治家们正在付出前所未有的努力寻求应对债务危机之策。不过,不管欧元区各国怎么紧急磋商和协调,“做一切能做的事”,国际社会评价却是几乎一致的趋近悲凉,普遍认为,欧洲只有“两个极糟选择”:或从货币联盟中驱逐一个国家,或者更大规模地削减开支。  本次欧债危机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流动性短缺”,而在全球都无力解决这个巨大缺口的趋势下,势必催生美国加速推出QE3.  那么,在这样的世界货币变革潮流下,如何认识和看待人民币的国际化定位,是篇特大文章。客观地讲,在国际新阵营渐行渐近之际,先行确立国家战略高点尤显重要。当下至少有几点是可以谈的:  首先,欧债不能碰,欧债危机实际上是欧美利益集团早已设计好的自己享用的一顿“快餐”。如果中国执意“赴宴”,这顿“快餐”立刻就会变成“泻药”。  其次,欧洲视非洲为自己的“后花园”。目前欧洲已集中显露出对中国欲投资利比亚的蛮横拒绝态度。这进一步表明,欧洲人已将“二战”结束后所制定的“马歇尔计划”视为是欧洲生存空间的“法律框架”。中国赴利乃至非洲逐利,则被视为在抢夺欧洲的“口粮”。  其三,金融危机的暴发使得美国的反经济全球化势力日渐壮大并有日渐主流化的倾向,贸易孤立主义有可能左右未来美国政府经济政策的走向。在美国经济陷入经济衰退通道的时候,亚洲国家取得的瞩目成就正在令美国产生严重的忧虑与失落感。随着西方反全球化声浪的高涨,贸易保护主义的行为也随之加剧,对于迫切希望走出去的中国而言,风险日益加大,而制衡与交易手段的缺乏,正成为日益突出的矛盾。  其四,各种分析表明,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日本将会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主要“绊脚石”。中国应对构建稳定东亚乃至东南亚的新基石有完整、长远的谋划,明确战略合作伙伴,盯住和警醒“利益攸关方”,这对保障中国的生存空间和进一步有计划地实施人民币国际化,均具有重大现实意义。  其五,就国际货币捆绑的“标的物”而言,在未来贵重金属中占有特殊地位的稀土,势将自然成为各方争夺的焦点。中国占有稀土资源的绝对优势,也顺理会成为各方笼络或打压的对象。日本联合美国及欧盟,频繁发力打压中国,正是体现了这种着眼未来的战略企图。人民币若要走出去,必定以手中拥有的优势资源稀土作为“标的物”。所以,整合稀土产业,从现在起就要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来考虑,上升到全国立法的最高层面来执行。为使稀土“定价权”尽快掌控在自己手中,计价单位理该率先改变。为此,应尽快建立中国稀土交易所,开展稀土期货交易,以国际通行的“克”为计量单位以人民币计价交易。这既是人民币走出去的“内在价值”定位决定的,同时也是在为人民币定价做“标的”。  最后,亚洲经济目前事实上是中、日、印三足鼎立之势,但经济体之间的巨大差异,意味着亚洲不可能走欧元式的货币联盟道路。争取人民币在亚洲的核心货币地位,理应是中国亚洲策略的立足点,也是人民币国际化的起点。这个核心货币地位成败的关键在于,争取使人民币得到区域内的广泛承认,成为区域内其他货币的“货币锚”。  具体而言,完善跨境结算将使人民币成为中国与东南亚贸易与投资便利化的重要载体,而不断放大的贸易与投资将进一步提高人民币在东南亚的地位,加快其国际化进程。鉴于中国对东盟地区的贸易逆差不断扩大,东盟国家最有可能成为人民币“走出去”的第一站。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