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业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金屋藏娇的陈阿娇为什么比不过歌女卫子夫-【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09:46:57 阅读: 来源:工业炉厂家

“金屋藏娇”这个词,一定有不少人都曾经听说过,至今还经常被人拿出来用,或者调侃。这个词其实是出自西汉时期的汉武帝与他的第一任皇后陈阿娇。这位皇后出身名门贵族,也是汉武帝从小的“青梅”,然而最终,贵族出身的皇后却比不过一个歌女出身的卫子夫,陈阿娇的皇后之位也变成了卫子夫的,陈阿娇究竟是如何落败的呢?

1.青梅竹马与金屋藏娇

金屋藏娇,几乎家喻户晓,历朝历代文人雅士多有吟咏,如今“藏娇”的大有人在,但自古以来,无论你金屋银屋,藏娇,几乎最终都成了悲剧。

说来这金屋的娇娘名叫阿娇,她的母亲是汉文帝与窦皇后所生的女儿刘嫖,封为馆陶长公主,她的父亲是堂邑侯陈午。刘嫖的兄弟就是汉景帝刘启。而造金屋之人就是汉景帝的儿子汉武帝刘彻。绕了一圈,无非是告诉人们:刘彻金屋所藏的阿娇,他们是亲表姐弟。也就是说刘彻的父亲是阿娇的舅舅,阿娇的母亲是刘彻的姑姑。

故事源于刘彻很小很小的时候,他经常去姑姑馆陶长公主家中去玩,颇得姑姑的喜欢,馆陶长公主的女儿陈阿娇天生美人胚子,岁数与刘彻相差无几,两个人金童玉女,经常在一起玩耍,刘彻就喜欢上这个玩伴。大约四五岁的时候,有一次馆陶长公主把宝贝侄子刘彻抱入怀中,放到膝上,问他要不要媳妇?

小刘彻乖巧地点点头,说要。

长公主便指了指左右上百名侍女,问他喜欢哪一个?刘彻扫了一下,头摇得拨弄鼓似的,一个都没有看上。

长公主微笑着拉过自己的女儿阿娇,问刘彻:“阿娇要不要?”刘彻盯着阿娇,笑着回答:“我就喜欢阿娇,如果能得到阿娇为老婆,我一定建造金屋让她居住。”

长公主刘嫖听了心花怒放,把这事对刘彻的母亲王夫人说了。王夫人当然愿意攀上这门皇亲,因为她的儿子在汉景帝儿子中排行第九,有了这门亲家,有助于自己的儿子刘彻登上皇位。本来童真无邪的一句话,被双方的母亲充分利用起来,也就注定了阿娇的悲剧。

长公主刘嫖便一次次在兄弟汉景帝刘启面前赞誉刘彻,说在刘启所有儿子中,刘彻聪明绝顶,有帝王之像,必成千秋伟业等等,说动了刘启的心,刘彻六岁的时候,就被立为太子,傲视那些年长的哥哥们,转眼又是十年,刘彻在姑妈刘嫖的保护下稳居太子宝座,并娶了阿娇为太子妃,十六岁即位成了皇帝,便册立陈阿娇为皇后。

阿娇自幼养尊处优,生活在公主家庭,十三四就成了太子妃,又成为皇后,被汉武帝刘彻宠爱着,滋润着,更加风情万千,娇媚可人。年少时的武帝刘彻,对感情与美色很专一,很迷恋阿娇,两个人恩恩爱爱,如漆似胶了十年,随着汉武帝年纪的增长,阅历丰富起来,开始追逐新鲜更诱惑的女人,厌烦起阿娇,而且这阿娇一直没有怀上龙种。

2.谁占了金屋

建元二年(公元前134年),汉武帝刘彻出去打猎,途经姐姐平阳公主家,就进来了。平阳公主的丈夫曹寿,被封为平阳侯,是大丞相曹参后人。闻皇上弟弟驾到,高兴得不得了,备下酒筵,接待,并叫来大批美女吹拉弹唱,但这刘彻品位很高,一个都没看在眼里,只是喝酒。平阳公主自然领会,就拍了拍手,从内室款款而来一位佳人,来到刘彻面前献歌敬酒。

汉武帝立马被这位美人迷住了,秀色可餐,歌喉清丽,舞姿绝妙,一曲歌来一曲舞,武帝亢奋的不行,就顾不了许多,一把拉过这美人,转入内室,扯去那半裹的衣裳,乘龙驾凤一番,觉得从未有过的舒爽淋漓,完事回到座位,余兴未尽。当即赐平阳公主千金,平阳公主便把这位美人送入武帝后宫,这个美人就是取代陈皇后阿娇的卫子夫。

后宫自古就是女人的战场,自卫子夫进宫,宫闱之内没有一天平静,掀起醋海狂波,身为皇后的阿娇无法承受皇帝的移情别恋,便联合母亲长公主阿娇和刘彻的母亲王太后共同对付卫子夫,但是,盛年倜傥的汉武帝却沉溺于卫子夫的美色,日渐宠冠后宫。阿娇仿佛一下从天堂掉入地狱,自己曾经拥有的一切,被另一个女人夺去,她无论如何也承受不了,何况她出身皇室,从小娇生惯养,与刘彻青梅竹马,恩恩爱爱了十年幸福时光。

而卫子夫的到来,夺走了她的幸福生活,武帝去一次卫子夫那里,就如同在她心上多扎了一刀,知道卫子夫怀上武帝的孩子,这更让阿娇痛不欲生,自己一直没能怀上爱的产物。

她不甘心不放弃,还是希望武帝念及十年夫妻,回心转意,相爱如初。然而,一次次望穿秋水,一次次失望。她开始神思恍惚,日渐苍老。就在这时,宫中来了一个女巫叫楚服(这女巫极有可能是阿娇母亲长公主刘嫖请来的),教给阿娇巫蛊之术,诅死卫子夫。

阿娇如获至宝,按楚服教的制作了小布人,写上卫子夫名字,日夜用针刺扎这个可恶的卫子夫。

结果没有咒死卫子夫,被邀赏的宫女告发。武帝不由勃然大怒,汉宫中严禁巫术,而且武帝正宠爱着卫子夫,早就想废了陈皇后阿娇,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理由,这下抓到把柄,下旨以巫蛊罪废掉阿娇,收回皇后玺绶,罢居长门宫。

长门宫远离皇宫,是发落犯罪宫女与妃嫔的地方。

肝肠寸断的阿娇,整日以泪洗面,咀嚼着如血的残阳。她一百个一万个不甘心,她的母亲长公主刘嫖也不甘心。阿娇想起汉武帝喜欢赋,尤其喜欢当时文学大家司马相如的赋。如今司马相如很得武帝赏识,就用重金聘请司马相如写下了千古绝唱《长门赋》呈给武帝,武帝读了这篇赋,嗟叹不已,十分欣赏司马相如的才情与文笔,但赋中的弃妇丝毫没有让武帝怜惜。

等待之中的阿娇,宫院的草黄了又绿,绿了又黄,望穿秋眼的她,心彻底死了,在孤寂的黄昏里,走完了自己凄凉的残生。

可以说女人美丽,对于男人而言是挡不住的诱惑,然而岁月无情,多少天生的丽质,脸蛋都会被岁月抽出伤痕,唯有灵魂的美丽,才称得上绝代风华,不被时光剥蚀。

3.金屋的反思

惋惜阿娇的美丽,感慨阿娇的显赫,或许一切的一切都是多余的。陈阿娇就是中华五千年历史上后妃悲剧的一个缩影。她少女的青春,曾经迷倒年少的汉武帝,但当汉武帝“曾经沧海”,阿娇已经不是那“水”了。追寻陈阿娇的踪迹,空留下“金屋藏娇”的典故,岁岁年年有人造“金屋”,藏了一个又一个鲜活的娇娃,到头来枉断肠。

女人,唯有“看过名画的眼,嗅过书香的鼻,吟过唐诗的嘴”,才会滋养生命秀慧之根,不被“金屋”所惑,享受精致生活,永葆傲人风采,不会成为男人的殉葬品。

一个心机婊流行的年代,多少尊重自我污染,多少灵魂自我扭曲。

千金谁买相如赋?金屋日日有新娘。

诗文已经不在风雅,呈倒贴行情,自己花钱外搭上“诗文”买名,这斯扫地而无文了。金屋越建越多,无论人造娇娃也好,天然娇娘也好,体验着金屋里的心跳,贩卖着青春饭,今天的娇艳欲滴,都会成为明日黄花。

国内nk细胞疗法权威

治疗共济失调的新药

北京卵巢早衰治疗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