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业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团购网站迎第二波挖角乱战

发布时间:2020-02-03 08:24:33 阅读: 来源:工业炉厂家

战罢外敌,再迎内乱。自年初国内团购网站合力抵御美国大鳄Groupon的挖角攻势后,又一场新的战争吹响了号角。

记者近日遍访满座、美团、拉手等高管获悉,从上个月开始,业内新一波的挖角大潮正滚滚来袭。近段时间以来,各种真假消息频繁传出,其中不乏放风离间、集体投诚等事件,矛头悉数指向近期异军突起的窝窝团,情节直逼谍战大片。

“几个月前的反挖联盟已不复存在,因为那是特定时期、各方寻求共同利益的权衡产物,无法复制。 ”上述高管透露。

真假不明的跳槽名单

一条已被删除的微博,拉开了此次挖角疑云的序幕。

“拉手网华东大区全体核心骨干共200余人集体加入窝窝团。”上个月,窝窝团肇庆站通过新浪官方微博发布称,拉手网员工“手拉手”前往投诚,包括拉手网华东大区总经理及重庆、南京、杭州、苏州、无锡、常州、江阴所有城市经理及全体核心骨干。

拉手网公关部杰小姐迅速向记者否认了这条消息:“这是非常无聊的假消息,我们不想配合对方炒作。 ”质疑发出后,上述微博随即被窝窝方面删除。

这仅仅是个开始,不久后,三篇各自来源不同的网络新闻如滚雪球般接踵而至,再次引发渲染大波。据其中爆料所称,美团西安大区总经理文秦、北京大区总经理陶炎、广州大区总经理李俊义离职,天津大区及山东大区总经理沈朋、武汉大区总经理万少春、成都大区总经理王奇均即将离职,华东区总监王洋甚至被曝率领300名员工集体 “叛变”。

“如果我们华东区要是被挖走300名员工,现在员工数应该是负200人。 ”美团副总裁王慧文向记者表示,其华东区员工总共才100多人,所谓跳槽均属恶意捏造。在这场风波中“被离职”的王洋也出面表示,其工作正常且无离开打算,希望谣言停止。

然而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尽管上述名单大量注水,但实际被“撬动”的团购员工也为数不少,如美团西安站就曾经历较大规模的人员出走,不过该消息未被官方所承认。

无中生有或声东击西?

王慧文表示,美团已就竞争对手放出的假消息此向有关部门举报,并保留进一步追究的法律权利。

“名单中很多高管的名字都写错了,‘李军义’其实是‘李俊义’,‘沈朋’应该是‘沈鹏’,‘王奇’应该是‘王琦’。我一开始还纳闷,这个同行造谣怎么不事先调查清楚,是不敬业还是没文化。后来一想,其中的深意没那么简单。 ”王慧文告诉记者,此举首先让普通用户无法用错误姓名在微博上搜到真人,使“本尊”难以澄清;其次导致公关疲于奔命辟谣。

“这其实只是挖人计划中的第一步,通过放假消息来让现有员工坐立不安,营造出美团网大厦将倾的假象,配合它后续挖人。 ”王慧文推测,这是竞争对手的声东击西之计。

更多的受访者也证实,上述风声并非空穴来风。旗下拥有糯米网的人人公司公关部负责人陶先生告诉记者,他不久前也接到了猎头的挖人电话,果断拒绝。

另一家著名团购网站满座网的公关总监姜琥面对挖角电话,直接开出了40万年薪、全家移民海外的“天价”过档费,希望能吓退对方、杜绝骚扰。 “猎头还认真地表示,年薪可满足,移民有些困难,令人啼笑皆非,也可见其挖人之疯狂。 ”他告诉记者。

隔岸观火亦引火烧身

随着业内挖角引发的人员变动、疯狂扩张,更多的后遗症也逐渐显现。

一直没有传出“被裁员”消息的满座网,似乎在乱流中也难以独善其身。此前在某团购网站铺天盖地的招聘广告中,北京站某职位描述一栏中赫然写着 “全面负责满座在该城市的管理工作”,直接照抄其招聘信息。

而窝窝团日前推出的团购商品“新天地国际高档自助”,也被满座网炮轰称完全照搬了其网站上的图文介绍,甚至连联系电话都照搬不误。“我们哈尔滨分公司的客服一连接到几个电话,都是咨询窝窝团购的,简直莫名其妙。 ”姜琥表示。

据满座网COO王珂透露,目前法务部门已经整理团购同行的抄袭资料,准备起诉。 “以后对于这种抄袭行为,见一次告一次。 ”

“归根到底,抄袭是在挖角实现的快速扩张过程中,仓促到岗的人员配置不到位、难以即可上手所导致的,这在行业内并不罕见。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者向记者指出。

糯米网 CEO沈博阳的观点是:“别把团购网站当猪养,别把团购网站当SP来运营。 ”他表示,在别人忙着造谣、忙着辟谣的时候,只想反复地讲同一句话:这是一场长跑。 ”

论道嘉宾团:满座网CEO冯晓海、窝窝团副总裁韦京汉、美团网副总裁王慧文

主持人:今年年初,满座网、拉手网、F团、酷团等20家本土团购网站曾达成口头联盟协议,一致反对行业内的恶意挖人。目前“反挖联盟”是否还发挥作用?

冯晓海:当时主要是为了合力对抗Groupon入华之际的疯狂挖角,现在时过境迁,联盟已不复存在。 “反挖联盟”是在某一个特殊的时间段、为了共同的利益而诞生的产物,在当前比较难复出江湖。

主持人:团购网站间的挖人大战,是否一直以来的行业常态?

冯晓海:其实这是个逐渐回归理性的过程。前一阵子开心网进军团购后也在猛招人,而之后也开始缩减团队。虽然国内团购网站新生和倒闭的速度都很快,洗牌阶段已经不远。对于资本而言,目前对团购的态度已经到达分歧点:有人如火如荼追加筹码,有人看不清未来选择观望。

主持人:在这样的背景下,新入局的小型团购网站是否还能生存?

冯晓海:小网站还是能赚钱的,因为运营成本低,这是一个边际效应。团队规模越大,压力也就越大。

主持人:有观点认为,与其他互联网业态相比,团购网站中销售、服务人员的占比大过技术人员,致使门槛不高。此外,销售人员的流动性往往是最大的,这是否也是频现挖角消息的原因?

王慧文:平心而论,所有互联网公司的技术门槛都不高,但做精做好的难度很大。就像跑步人人都会跑,但100米能跑进5秒的人却不多。团购行业的销售人员规模是比较大,对手或许能挖到人,但真正的差异化竞争力在于对服务的不断完善,不会被轻易复制。

主持人:团购网站有无可能成立行业协会,制定包括约束挖角在内的自律准则?

王慧文:据我所知还没有。不过美团此前曾牵头成立一个诚信监督委员会,针对团购网站一些抽奖徇私舞弊、销售数据注水等现象进行自律,和业内几家知名网站已经碰过头,包括24券等同行已有意参加。但最近大家都忙着业务、忙着防挖角,之后也就暂无下文了。

主持人:从年初的Groupon,到现在的窝窝团,两次都带动了团购行业内频繁的人员流动,引发不少同行不满,如何看待此现象?

韦京汉:人才流动是市场竞争环境下非常正常的现象,团购网站刚刚起步,人才缺乏可以理解。目前窝窝团员工已经达到5000人,未来还将大规模地发展。这些人才有一天也可能会流到我们的竞争伙伴那里,只要为中国团购事业做出了贡献,就值得去做努力。

主持人:窝窝团对外宣称挖了不少人,但相关网站均予以否认,究竟孰是孰非?

韦京汉:我们提供良好的工作机会和环境,共同创业,全员持股。我们呼吁各团购网站尊重人才的选择,应该把精力花在如何让员工感到愉快,对企业产生归属感之上,这样才能留住员工。

主持人:如何回应满座网炮轰的抄袭门?

韦京汉:互联网时代做一个小小的技术处理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我们不想陷入这样的口水战,我们有更多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孙允珠丝袜大全

美女扑克牌

美女弯腰露胸

姬冰嫣大尺度图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