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业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SP套利行业应用套餐3G再遭挖墙角

发布时间:2020-02-10 10:54:53 阅读: 来源:工业炉厂家

运营商根据客户群不同而实行差别定价的思路是诱发套利的根本原因。局部追求效率的后果,导致的是更大范围的不公平。

三大运营商开始3G运营后,相应的行业应用也在各地规模展开。然而,记者从一些省市了解到,大量不法SP不断利用行业应用号码的特殊资费政策从运营商套利,并逐渐成为灰色监管地带。

专家表示,运营商根据客户群不同而实行差别定价的思路是诱发套利的根本原因。局部追求效率的后果,导致的是更大范围的不公平。

3G激发新套利

中国移动浙江公司计费中心程斌(化名)在核查话单时发现,近来有大量号码短信发送呈现不规则特征,表现为有大量上行短信,却没有或者只有极少的下行。通过进一步跟踪和核实用户资料,程斌发现这些上行短信都是发送到SP端口,而这些号码绝大多数都是用于行业应用,比如用于移动OA的短信平台号码或者GPS定位系统。

“很明显,这是一些不法SP利用运营商的管理漏洞在进行套利。”程斌说。

据程斌介绍,目前运营商与SP结算采用的是不均衡结算办法,每月流量按照下行短信数量与上行短信数量之差计算。

“SP使用运营商的通道自然要支付通道费用。本来,直接按照下行流量进行收费是最简单的方式。”程斌说,“但是当年为了鼓励SP开展互动业务,所以规定若用户有上行,那么可以减免相应的通道费用,即按照不均衡流量进行结算。”

因此,如果上行流量大,将冲销下行流量,使得最终流量变小,从而减少结算费用。那么,巨大的上行流量从哪里来?

“原先我们发现SP使用残疾人用的爱心卡、集团客户号码进行对冲;3G开始运营后,SP又发现了行业应用号码的‘异曲同工’。”程斌告诉记者。

据悉,运营商给行业应用的号码均是特殊优惠资费,像应用于短信群发的计费号码,每条可能低至1分甚至包月不封顶。

记者在淘宝网上看到,有大量卖家在从事这类号卡的交易。记者在一个叫“梦幻楚楚”的卖家那里得知,一般150元的一组号码每月可以发送短信13000条。

程斌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假设一个SP当月发送下行短信10万条,原本应该结算给运营商8000元;但如果花一百多元对冲掉10000条上行,则少结算800元,等于套利700元。“可以设想,如果是包月不封顶的号码,那运营商将一分钱都收不到。”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各地运营商在与行业客户签订行业应用合同时,特殊优惠资费比比皆是,“不限流量”、“不封顶”的套餐经过领导签字后就可生效。

湖北联通集团客户部某客户经理透露,对冲不均衡结算的现象原先也存在,“但是3G上马后,各地分公司迫于指标压力,不得不讨好行业客户,希望用信息化应用带动移动业务发展,资费的管控随之放松,给了SP更多钻空子的机会。”

移动业务面临的问题,固网业务同样遇到。据悉,中国电信针对宾馆等单位的无限包月固话、针对跨域企业的数字电路等也被频繁用于套利。

融合还是区隔?

表面上看,引发套利的原因是运营商渠道管控不力。但是在程斌看来,运营商即便有管控也基本形同虚设,“现在网络那么发达,渠道那么多,只要有空子,还能钻不到么”?

所以程斌认为,要彻底杜绝套利现象,必须让套利者无机可乘,从源头上把关。“制定3G资费,不仅应该与2G资费完全融合,而且应该无视用户类型,无视终端形态,实施统一定价,用一套统一的资费体系来面对所有形态的用户。”

也就是说,在同一产品的定价上,不应该有行业客户和普通客户的差别,不应该有手机和上网卡的区别,统一定价,这样便无利可套。

程斌的这一观点引起了巨大争议。在一个内部论坛上,“挺程派”和“倒程派”两大阵营激烈交火,大家围绕着3G资费是否应该融合展开了针锋相对的发言。

“倒程派”认为,3G资费应该有所区隔,比如上网卡和手机就应区别,手机上网的套餐应该包月不限流量不限时。绝大部分手机上网的应用,并不需要高带宽,比如通过客户端浏览新闻、挂QQ、上微博。对这些用户可实行包月。“只要用户量一大,运营商的成本就会下去。最重要的是,用户既然用了3G,很多服务也是收费的,运营商也能获得收入。”

“挺程派”随即指出,移动规划GPRS上网的时候,就是准备将CMWAP用于手机上网,将CMNET用于上网卡。六七年前各地移动搞GPRS指标大跃进,为此推出了一个20元CMWAP不限量的资费。没过多久,有人搞出一个代理软件,通过这个软件任何人都可以借助CMWAP跟CMNET一样访问任何网站。还有人做了FreeWAP软件,借用这个不限量卡来大肆地刷流量。

从统计上看,没过多久,GPRS流量的集中度迅速提高,流量最高的千分之一用户消耗了30%以上的流量,最高的1%用户消耗了60%以上的流量。这些卡流窜到全国,几个月下来,这些省的GPRS漫游结算费用就迅速飙升,在数百万普通用户身上赚到的手机上网费用,最后被区区几万用户的结算成本给完全抵消。“所以人为区隔所造成的后果一定是引发套利。”

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挺程派”多为运营商内部人士,这点也被“倒程派”揪住称“其方便自己为先,没有站在用户角度考虑”。

公平与效率

记者问程斌,按照他的观点,是否全球通和动感地带、神州行用户的资费也不应该区隔?

程斌笑称“用户都是被区隔了”,并举出数据向记者证实:全球通的资费已在不断下降跟其他两个品牌趋同,移动ARPU值的下降很大程度因为全球通资费的下调,“这是必然趋势”。

中国信息经济学会理事长杨培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现在运营商名目繁多的套餐实际都是在混淆消费者视听,以赚取更多利润。杨培芳认为,资费应该统一、透明、简单,具体操作可以实行“阶梯计价”,设两三个等级,同一等级统一费率,流量越大,费率越便宜。

杨培芳的观点与程斌不谋而合,所以程斌认为他并不是站在运营商的角度看问题,反而是从更大范围的用户角度出发。

“各种打着个性化、灵活性旗号的套餐,从局部看好像得到了效率,但从全局看,反而产生了不公平竞争。”程斌表示。

一个最新的调查显示,三大运营商的3G套餐中,中国联通的全国统一价得到了最多消费者的青睐。

由套利引发的争论仍在持续,而争论中关于公平与效率、统一与个性的思考则更为行业所乐见。

盗墓笔记之邛笼石影

唐诗宋词三百首

伤感爱情语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