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业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风里梧桐花的味道

发布时间:2020-06-22 13:23:49 阅读: 来源:工业炉厂家

风里梧桐花的味道

春天,这样一个美丽的季节里,梧桐树开满了花,那些风里的梧桐花的味道,还有年轻的梦……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样厌倦生命,难道,是世界给你的太少了吗?你静静地站在风中,阳光下,树叶在你脸上投下阴影。

“年轻,是一首太难懂的诗,我不懂,然而,我们就不曾有过年轻吗?在没有体味到人生中美好的事物时,你怎能说,你太累,只想逃避?”

我一字一句地对莹说出了这样的话,她是我的一个学生。她有着细腻而敏感的心。她会为风里的梧桐花而流泪,她能写出看了让人肝肠寸断的句子。

也许,我算不上是一个好老师,我想不出任何话来安慰她,在我们真正互相认识之前。只是觉得,怎么会有如此和年龄不相称的忧郁呢?上体育课时,别人都在操场上打闹,她却一个人呆望着窗外。她喜欢把心事藏在日记里。我以为,她永远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把她的日记本交给了我。

她能断定,我就不会看轻她?在那些大胆吐露的文字背后一颗渴求真爱、浪漫的心。

她爱看《流星花园》,她就生活在那样一个用流星细细编织的梦里。

日记中的他,我认识,从前我班上最让我头疼的学生。个子高高的,家里还算比较富裕,虽不能说帅,但和戏里的道明寺也有几分相像吧。

“他从未和别人说过道歉的话,但那次竟对我说了……”

他们的交往,可能,真的就像戏里所演的。他的霸道,在一年的学习生活中,由最初打闹的厌恶变成爱慕(也许还不能这样说)而深深映在莹的记忆里。

你们评价一个男孩子的标准是什么呢?难道就因为他长得高大、或是帅吗?

莹说,不知道,也许吧。很多人大概就是这样一个标准。

“期末考试那天,他匆匆从我面前经过。从他的眼神当中,我看得出他很难过,他很希望我能说点什么,我什么也没说。……现在我真的好后悔,为什么不对他说出我的真实感受?……”

“很想写信给他,有好几次,我写了,但又把它烧了……”

莹的日记写得很直白,文笔很优美。我心里有一种深深的惶恐。又有一种无奈的庆幸,至少,她没做什么,只是在她的心里有一个结。这个结没有千缠百绕,然而却那样若隐若现地存在着。

“我喜欢在沐浴时思考问题,每次沐浴的时间,没有超过一个小时,我是不会出来的。有专家说,在我们这个年龄阶段,对异性产生好感是正常的。然而,这就像不会游泳的人,即使落到了水里,也要坚强地爬上岸,不能任由自己沉下去。”

突然觉得,写这番话时,她应该有大彻大悟的轻松吧。一直都不曾把她当作一般的学生对待,看来我的想法是对的,她很清醒地面对自己的感情。她也能做出正确的选择。可是,究竟她为何要这么消极度的对待生命?

“我的外公死的时候,我躲在门后哭泣……从小,爸爸妈妈就把我扔给了奶奶,他们在物质上我要什么就给什么,可是,他们根本不曾了解我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所以,我不愿和他们呆在一起,即使是他们难得一次回老家团聚的时候……”

看到这里,忽然又想起了我的奶奶,让我留下一生中永远伤痛的人。她让我知道,什么叫珍惜。只恨我明白得太迟了。也许,天下父母亲不可能个个都了解孩子,那些终日为生计劳碌奔波的人更是如此,十四岁能懂什么呢?也许,这该是她厌弃生命的真正原因,孩子们渴望被理解,渴望心与心的交流,这恰恰是大人们所不能给的,就算是一个比他们大不了多少的老师,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多少呢?

梧桐花静静地落了一地,那些风里的味道,每一朵花都像是一种心情。年轻的,真诚的,热情的,敏感的,快乐的,忧伤的……爱情也好,亲情也好,友情也罢,每一个人都经历过这样一段过程吧,从花开,到花落。

真希望在经过这样一个过程之后,大家能成熟一点,善待生命……

mpp电力管价格

硅胶管

北京废品回收

小型电动洒水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