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业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老树藏玄机能预人生死[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58:09 阅读: 来源:工业炉厂家

昔日,南柳镇有株古槐,植种朝代不祥,怕有千年之久,镇民素敬年纪大的什物,不知何时起,传言有神灵居住此树,继而有人给这老古槐烧香礼拜,后来越传越玄,镇民有了甚么病,叩拜求药,将烧好的黄裱纸冲水服下,愈者甚多,信徒渐众。

偏偏有个杀猪汉,对此嗤之以鼻,这人叫王七,乃是个粗鲁汉子,两个哥哥王大王二尽夭,为了免遭鬼神忌讳,父亲直接管他叫王七了,常年杀猪,也是个有钱人家,富户尚且不能保全自家孩子性命,况寻常人家?

王七体健如牛,性情暴躁,镇里无人敢惹,但他绝非那种欺弱之人,相反,逢年过节,邻人还会收到他赠的猪下水。单说一件滑稽事,有一年迈阿婆,年岁将至,没有肉吃,在槐树面前叩头,嘴里念叨着,恰被路过的王七听到,念其可怜,便拿了副大肠和几斤肉,送于阿婆,阿婆回家后,逢人便说树神灵验,王七气愤不过,叫道,“俺送大肠给她,于这棵木头疙瘩何事?”气得要冲进去,把大肠夺回来,幸被邻人拦住。

王七秉性如此,便为一些镇民所恶,王七自己也知晓这点,他也瞧不上那些镇民,大小屁事,都要去拜这老树,且不说它灵不灵验,单单镇民的这些乞求,尽是家里琐事,听起来就心烦。有日,他瞧见有个小哥,歪瓜裂枣一般,想娶隔壁村的某个姑娘,女方嫌他家里寒酸,还拖着个跛脚老娘,这小哥便求这神树天降奇财,再不济让老娘早点归西也好,王七闻言大怒,一通好揍。

未几日,那人老娘赶庙会,被马车撞死了,王七倒吸冷气,越发觉得这老槐碍眼,妖孽无异。

再后来,人们察觉到,这树神还会预人生死哩,若在烧香叩拜时,树上掉落了一条蛇,那么两天之内,镇上必会死一人,有次,众人叩头时,一连掉下来了五条蛇,当天夜里镇上死了五个人,细细一数,大骇,皆是平日不烧香之人。

镇民诚惶,为求自保,争先恐后,拜树神,免得树神发怒,把自己带走。

老树藏玄机,能预人生死,杀猪汉一怒之下,火烧树神

王七一日酒醉,深夜返家,路过镇外河畔时,酒劲涌来,头重脚轻,栽倒在河里,但见河里一道黑影闪过,窜上了岸,将他扶住,却是一名老者,浑身腥臭。

这白须佝偻老者,冲王七施礼道,“王七哥,好点了吗?”

王七奇道,“老者,你为何从河底爬上来,莫非,是溺鬼?”

老者叹气道,“小哥不知,我乃是南柳镇地气所化,岁过千载,怎么会是溺鬼。”

王七“哦”了声,“原来是土地公公,为何如此落魄?”

老者道,“自从镇民盲信这老槐妖之后,我便逐渐寒衣少食了。”

原来,这槐树的年纪比他少上一些,当年神识还在半混沌时,乞求老者助他,好能看清这花花世界,老者心想,毕竟大家都是岁过千载,于是协他获得神识,槐树成妖之后,恩将仇报,一百年前,趁老者抵抗蝗娘娘时,背后捅刀,老者元气大伤,被树妖封在这个河道里,与世隔绝,直到近年才恢复了些。

树妖起初假意对镇民好,甚至有求必应,直至镇民狂热,信徒过半,于是翻脸,故意害死那些不归顺的镇民,对信徒亦是苛刻无比,稍有不从,便降噩运,让南柳镇尽罩恐慌之中。

那树妖地底植根,遍布整个南柳镇,吸食镇民的惧气,以增进修为,实乃魔妖之道。

今夜乃是月圆之夜,那树妖形在南柳,质遁他方,将吸食的惧气化虚修炼去了,否则老者心苦之言,不知何时才能对人倾吐。

王七饶是胆大,也听得毛骨悚然,咂舌道,“行径恁的卑劣?老者,如何才能将这妖除去?”

老者道,“若将这老槐树付之一炬,树妖没了根基,便如同那流水浮萍,不足为惧。”

王七道,“那大树日夜有人看守,怕是刚一近身,便被他们发觉,”越想越气,朝地上啐了一口,骂道,“这群助纣为虐的狗东西!”

老者道,“老头儿也豁出去了,我有一计,半夜托梦于心神尚在清明的镇民,约定下个月圆之夜,一起火烧老槐,这老槐树,耳力甚好,稍有动静,便能听到,我到时编造一个大梦境,让大家于梦里相聚,梦醒之后,只限于眼神手势交谈,如何?”

王七拍手道,“得令,老者你既然有这般能耐,我们便重新为你修庙,重做那土地公公。”

老者眼神一黯,道,“老头儿我已老了,神通有限,此番怕是会将老命搭进去,至少三百年,不能保佑南柳镇了。”

王七闻言,心里不是滋味,忽觉身子一沉,如坠无底深渊,两腿一蹬,醒来。

发现还在河边,观那东方,漆黑一片,正是破晓之前,大步朝家里走去。

后来,一些镇民同做一梦,相约于次月月圆之夜,烧毁老槐树,街上碰着,皆是眼神交流,眉梢微动,都知对方所想。

然而,到了十五日夜,仅有五人来到王七家里,一个是被他教训过的流氓,一个是经常买他肉的花和尚,一个是曾教他识文断字的先生,还有两个是同行菜贩。

老树藏玄机,能预人生死,杀猪汉一怒之下,火烧树神

王七心凉大截,一咬牙道,若今夜不将那古槐烧死,以后怕再没有机会,我王七厌恶这树妖已久,憋在心里,好不难受,饶是一个人都没有来,我又岂能跟别人一般苟言残喘,活于这树妖yin威之下。

带着火油,砍刀,钩子,这六人来到古槐树下,那树下有九人护着槐树,日夜换班。

见王七六人来者不善,竟是要烧毁神树,连忙也抄了家伙,拼起命来。

王七一众,仅有流氓,花和尚他们三人尚可一战,那教书先生甫一个照面,便被木棍击中,昏了过去,两个菜贩也被对方四人拉到一旁狠揍。

王七大急,吼一声“俺要杀人了。”抽出钩刀,冲一人扎去,刺中脖子,那人啊的一声,身形缩小,竟然变成了一只土狗。

王七连连发威,被屠刀砍中要害者,俱是现了原形,不是花斑蛇,就是猫头鹰,野猫瓦狗之类的小畜生。

最后,拼了老命的王七,晃晃悠悠,将油浇在树干上,点燃之后,喷起通天大火,腥臭无比。

突然从远方疾速飞来一片阴云,朝王七袭来,王七避无可避时,地面突然炸开一道口子,迸出大量黄烟,两股气结实撞上,电闪雷鸣,发出撕天裂地的声音,整个南柳镇摇晃不止,少倾,都失了踪影。

附近镇民闻讯跑来看热闹,王七指了指地上躺着的蛇鸡猫狗,说道,“瞧见了没,这些平日欺负你们的,都是些瓦狗土鸡罢了。”极其蔑视地瞧了瞧人群里失约的那几人,六人浑身是血,相互搀着,拖着步子走了。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民间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